品烟雨 - 白白发布布最近更新
欢送拜访白白发布布最近更新
你的地位:首页 > 散文 > 散文漫笔 > 文章注释

品烟雨

工夫: 2018-06-17 | 作者:越单纯越幸福 | 泉源: 白白发布布最近更新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立春一过,春寒料峭,起初是料料峭峭,然后旱季开端,时而欲洒还休,时而淅淅沥沥。远处画阁青色灰瓦,潮湿的深沉似乎昭示着愈古千年风雨稳定的对峙,江南的烟雨,清雅如风,飘渺如尘,路边的香樟树悄悄摇荡着青翠的叶子,徐徐下垂的树枝在烟雨迷蒙中透着几分苍凉与黯然。而茫茫烟雨似从悠远的天涯飘落而来,无声地潜出世间的每一个角落,屋檐上、花叶上、即使在我的梦里,好像也有把伞撑着。

  雨,好像是江南的魂魄。远处昏黄的山峦画阁,覆盖着一层轻丝,影影绰绰,在飘渺的雨雾中,若隐若现,就像几笔淡墨,抹在众多的天涯,点点乌蓬,蓑笠翁,孤舟泛迹,邂逅的旖旎美景,恍如置身于瑶台瑶池。独依轩窗,小巧坠玉之音,柔柔潜入耳际,好似禅钟佛语。透过雨帘,闭目遐思,任思路荒废,久长的光阴把光阴延睁开来,却被久长的虚无吞并,大概是由于冷淡了一季,不经意间雨滴却滑落了整个旱季,虽蓄了一丝寒意,但氤氲了整个人间,现在的唯美,是一种昏黄默念的喧嚣。

  “撑着油纸伞,单独徘徊在悠久、悠久又寥寂的雨巷......”戴望舒的《雨巷》不由信口开河,那种深奥的意境将本人满身渗透。情不知所起,而一往情深,爱不问缘由,而一见钟情,陌上初逢,只此一眼,而忘记便以今生。断桥落花缤纷,杨柳依依相惜,不是多情之物,只是那湖西湖雨瘦了相思,梨花芬芳袅袅,一纸素笺,承载心底的沉香。在等候中,在寻觅着,实在结着愁怨的密斯早已走远,而我照旧眷恋彷徨于雨巷里,回眸那如花的笑靥,那是我寻觅了一世的景色,而大概幸福与我隔了整一个世纪,是我永久都触碰不到的悠远......

  雨是孤单的,从悠远的天涯而来,却不知本人随风飘向何方魂归那边,人又何尝不似这雨,生命孕育于无,最初又归于无,存在只是时空的偶尔,任何人任何事物乃至包罗爱都无法改动我们这个运气,以是孤单是人的宿命。而孤单又无形而上、形而下之分,魂魄留恋另一个魂魄而不得,觉得本人只是这人间孤单的流浪者,这是形而下的社会性子孤单,而魂魄叩问本人的泉源与归宿不行得,觉得本人的存在只是这个光阴长河里的一个旋生旋灭的偶尔,这是形而上的哲学性子的孤单。前一种孤单使人走向人世的欢爱或堕入自恋,然后一种孤单使人走向天主或遁人空门。

  孤单源于爱,无爱的人不会孤单,但爱又无法消弭孤单,于是爱成了永无尽头的寻求,在这条无尽的路途上,终极会看透小爱,而寻求大爱,或许逾越统统爱,到达无爱。孤单是爱最意味深长的奉送,受此奉送的人今后也学会珍爱本人的肉体天下。

  我喜好这如烟纷飞的旱季,任雨侵染我的心灵,洗尽统统铅华,让人间最为躁动的心走向宁静,安谧中在光阴的止境或思之极处明白生命虚无和存在的意义。

  夜雨,花已向晚,似水流年,阔别已久的雨,不期而至,安静而浓艳,清馨却带一丝忧虑,梦中的江南,光阴不老的容颜,是我心底一方最柔柔的净土......

文章标题: 品烟雨
文章地点: /article-28-123012-0.html
文章标签:品烟雨  孤单  江南  魂魄

[品烟雨] 相干文章引荐:

Top